广州国际金融城方案出炉

发布时间:2013-06-09 来源:新快报 点击数量:1828

  



三号方案


六号方案


七号方案


●国际金融城整体规划范围:

北起黄埔大道、中山大道,南至珠江,东至天河区界,西至华南快速干线,总面积7.5平方公里。

●起步区范围:

北至黄埔大道,南至珠江岸线,东至车陂路,西至科韵路,面积1.32平方公里。

广州国际金融城设计优胜方案出炉,均体现岭南特色

岭南特色的建筑、10分钟到南站、20分钟直达白云机场、天河公园内湖泊与珠江连通、地下车库间道路相连来减少路面步行系统……广州国际金融城城市设计国际竞赛三优胜方案从11个入围方案中脱颖而出,于前日出炉,三方案在对国际金融城的建筑、交通、地下空间、绿地的设计上各有特点,但均体现了低碳、环保、岭南特色等共同特点。另外,三优胜方案均设计了一座地标式的超高层摩天大楼。据悉,规划部门将对三个优胜方案综合完善和融合后,形成最终方案。

三号方案

“岭南岛,世界芯”,打造岭南特色的国际性区域金融中心

天河公园内湖泊与珠江连通

建高效交通10分钟到南站

该方案提出金融城应构建“往外走”的高效交通,依托高速铁路、城际轨道等提高金融城通行铁路站点和机场的效率。2012年底开建的广佛城际轨道佛山西站到广州南站部分线路未来将北延至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该环线从金融城核心区穿过,可设计在金融城核心区建设综合交通枢纽,在枢纽中设置广佛城际轨道线站点,使得金融城核心区可在10分钟内直达广州南站,20分钟内直达白云机场候机大厅。借此,金融城办公的人们能畅快便捷地接驳到世界交通体系当中,缩短了广州金融城与世界的“时间距离”。

引导车辆进隧道分离车流

该方案中,内部交通依然遵循公交至上的原则,拟构建以轨道交通、快速公交为骨干,常规公交为接驳,出租车和水上客运为补充的一体化公共交通体系,争取将私家车出行控制在20%以内,并保证城内能在10分钟内完成任何公共交通方式的转换。

另外,考虑到黄埔大道、临江大道、科韵路和车陂路等过境车流量大,对金融区内商务活动干扰严重,方案建议通过道路局部下穿,引导过境直行车流通过隧道穿越金融区,将过境车流与入境车流分离,可降低金融区内交通压力,提高车行效率,保证商务空间品质。

塑造花园式办公区环境

方案还从广州东部生态格局出发,梳理出棠下涌、车陂涌两条连接火炉山和珠江的河涌,同时将天河公园内的湖泊与珠江连通,构筑起“山-河-湖-江”的生态系统,从而将金融城纳入重构后的岭南水系。绿地布局依托水系展开,形成线性的绿网,均质地分布于开发地块之间,从而使高强度建设区变得疏密有致,塑造更人性化的花园式办公区环境。

方案设计线网分布的滨水绿地具有极高的均享性和连续性,使绿地步行半径缩小至200米以内。人们2分钟内可到达邻近的滨水公园,真正实现出门见绿的目标。此外,滨水绿地上布置了一系列的文化、休闲设施,提供多样的、活力的滨水活动,增强滨水绿地的共享性。

六号方案

“引领广州新型城市化的新航标”

最高地标塔楼580米

确保建筑栋栋可见江面

方案提出,城内的建筑高度采用退台式的控制措施,从沿江向腹地,建筑高度依次变高,形成退台式建筑格局,确保每个地块的建筑均可以看到江面,保持城内景观的贯通,其中最高的地标塔楼可达到580米高。

从效果图来看,层层升起的高层建筑群,伴以从火炉山延续到珠江的水脉,绿色地标与琶洲塔隔江相望,凸显出广州水城、花城、绿城的城市意象。

环形轻轨连接珠江新城

规划的环形轻轨系统将金融城东区、西区与珠江新城CBD串联起来。通过临江大道、黄埔大道的改造,完善立体化的交通网络,将过境交通与区内交通分流。总体来看,未来金融城内80%的机动车出行将由公共交通满足。

除此以外,该方案还力求在金融城里的每一个开发地块步行5分钟的范围内均可到达公交站点和城市公园,从而体现出更加人性化的规划设计。

在地下车库间建相连道路

在此规划中,地下空间开发将利用网络化模式为依托,以“TOD带动、一体化网络”为基本理念,串联重要功能区公共空间。结合片区的主要功能组成和地铁站点的分布,开发地下商业,使地下空间的经济效益得到最大的发挥,同时完善和补充地面设施的功能需求,增加地下联系通道,实现区域内空间和功能的无缝连接,通过隧道和轨道交通,缝合员琶两岸的重要功能区,实现地下空间的连续。另外,还将进一步拓展道路空间,建设地下车行系统;减少地下停车库的出入口,建设联系各个地下车库的地下道路;减少地面步行系统的干扰,使中心区局部车行道路下穿。

七号方案

“金山银谷,花廊水街”

黄埔大道附近建450米高楼

提出建450米金融城地标

该方案规划建设“一体两翼”的空间结构。“一体”指金融商务功能区,将建设高达450米的广州国际金融城地标“吉羊开泰”。

从效果图来看,地标建筑约位于黄埔大道昊天化工厂附近,珠江水顺着河涌一直延展在地标区域,今后将在该区域举办国际金融高峰论坛。在地标区域两边,还规划了“西翼”金融创新示范区和“东翼”生态休闲配套区。

保留红专厂改造南方面粉厂

七号方案的规划特色是“一江三段”,“一江”指珠江滨江景观带,向西对接珠江新城滨江景观,“三段”指创智湾、财富港、生态廊。

备受关注的红专厂和南方面粉厂等工业遗址,处于创智湾。规划明确提出,要保留红专厂、改造南方面粉厂,发展滨水文化创意产业、科技金融、创意金融;建设金融博物馆、金融展示中心,通过立体绿廊、步行桥、APM线和对岸会展中心相联系,促进会展及文化金融发展。

建双层临水骑楼和屋顶花园

按照七号方案设想,未来在广州国际金融城起步区工作生活的人们,可以享受到独具岭南特色的公共空间步行系统。广州国际金融城起步区地上打造具有岭南特点的公共空间步行系统、二层骑楼系统,开放公共屋顶平台,同时形成从北到南逐步跌落的平台空间体系。其中的双层临水骑楼,在传统岭南骑楼上做出创新,使市民在亲水同时体验到岭南建筑的魅力。方案还规划了屋顶花园,用来收集屋顶雨水、塑造岭南花园。

院士访谈

评审会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邹德慈:不主张金融城建摩天大楼

新快报讯此次参评的方案几乎都设计了一座超高层摩天大楼。最终胜出的三个优胜方案里,也都有摩天大楼的影子。对此,此次竞赛成果专家评审会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原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邹德慈表示,自己并不主张广州国际金融城建超高层的摩天大楼,也不主张将摩天大楼作为地标性建筑。

对于多个方案中出现的摩天大楼,邹德慈有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他本人不太主张建这样的超高层摩天大楼,“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很多大城市都在建,我只能说我个人不喜欢。”

邹德慈表示,他“很矛盾”,因为“所有的方案没有我喜欢的”。他说,“也不是说这些方案都不行,我只是觉得国际金融城建摩天大楼没有太大必要。”据了解,在中国,建筑高度超过100米的就被认为是超高层建筑、摩天大楼。但邹德慈同时表示,“也不能说所有的超高层都要反对,还是要看在什么情景下建。”

“我也不赞成把摩天大楼叫做国际金融城的地标,”邹德慈说,“一般人会把它当地标,地方政府也可能把它当地标,它实际可能也是个地标。但是,一个城市的地标,各种各样的标志性的东西都可以当,有时一个纪念碑、一个值得纪念的建筑都可以做地标,并不一定要摩天楼才能当地标。天安门是北京的地标,是否是摩天楼?”而且邹德慈认为,摩天大楼“投资很大,用处却并不大”。

专家声音

金融城建空中轻轨水上BRT?专家称即使在美国也尚在探索

焦点1

国际金融城是否需要地标建筑?

标志性建筑耗能大不低碳

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一个城市的特色,并不是靠一两个地标建筑就可以形成的,它主要还是看功能。既然叫金融城,它首先应该满足金融的功能。虽然标志性建筑也需要,但这标志可以靠建筑,也可以靠空间,靠环境来形成。特别强调的是当代的金融区,跟传统意义上的金融区不一样,金融城的建设应该是智慧的、低碳的。所以金融城未来要考虑以人为本,人们的出行、公共交通、建筑都应该是节能的,而不是靠那些标志性建筑。广州也好,北京也好,往往那些标志性建筑是耗能最大的,因为它奇形怪状,造价成本昂贵,那么其实这种建筑已经过时了,它也跟广州的低碳要求相违背。

焦点2

空中轻轨等超前概念能否实现?

目前市民会更倾向传统交通

约翰·罗(SOM美国公司主创规划师):就目前而言,空中轻轨水上BRT这些新型交通方式,即使在美国也处于探索阶段,尚未在金融区进行常规化使用。不过我觉得这些新交通方式在未来有发展的可能性,而且也可能成为像地铁、轻轨这些传统交通方式的有力补充。

我觉得这种高价的交通方式如果现在使用,可能会更加受旅游者、观光者的欢迎,但目前市民会更倾向于一些传统的交通方式。同时,我们现有的交通方式,比如说地铁、轻轨等,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焦点3

国际金融城如何体现岭南特色?

别把古代符号加入现代建筑

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岭南的建筑特色是历史和自然所给予的,我们不能把古代岭南建筑的特色照搬到今天。新的时代,新的技术条件,新的生活方式,新的功能需求,必须有新的建筑形式。这些建筑是否有岭南特色,关键在于生态,是否用最低的、最简单的投入来利用自然、利用山水、利用岭南气候。只要是适应岭南的气候特色,适应岭南人的生活方式,那就是岭南的建筑风格。比如广东人喝早茶,这个就是岭南的文化、人文特色所在。又比如说岭南建筑的通风特点。

千万不能进入误区,做一些假古董的东西就认为这是岭南特色,千万不能把古代的符号加入现代的建筑上。

焦点4

金融城如何体现活力?

要防止下班后晚上变“死城”

丹尼斯·派帕兹(原美国SASAKI事务所总裁,熟悉各地金融城设计):金融城其实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供人们生活、居住的都市中心,要确保其多样性。我认为广州国际金融城不应只满足办公、工作的需求,如果只是这样,那么下午6点钟以后,人们下班了,这个金融城就“死去”了,成为非常安静的一个地方。而应像纽约的曼哈顿,不仅是一个办公、金融的场所,还有许多文化的设施,以及居民住宅、饭店、购物区,还有市民活动中心及开放的公共场所。

焦点5

大量废旧厂房如何处理?

建设时应保留改造砖厂电厂

俞孔坚(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院长):跟北京的CBD相比,广州国际金融城从它的选址来讲,其自然景观、环境非常好,有珠江,有小桥流水,还有一些文化的遗址。比如,这里有砖厂、电厂等老工厂,可以找到很多产业故事。所以如果我们在建设的时候,能把它们留下来,就能形成国际金融城的独特特色。而且这种保留和改造,也不需要花太大力气。

焦点6

金融城如何建设公共用地?

公园绿地不应只是给看的

叶青(深圳建筑科学院院长):任何一个金融城的建设都要尊重公共用地。但并不是要出现一个大公园、大花园给人看,就叫城市标志。其实在国际金融城这种土地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应更强调它的花园、绿地有“人的理念”,是人可以进去的,可以在里面交流的,而不是给你看的。

焦点7

如何做好国际金融城交通疏导?

少建停车场将人流引到公交

上野和彦(日本东京地下空间总设计师):东京的公共交通利用率是世界上最高的,一是因为建了很多地铁和郊区铁路;二是换乘相当方便。我认为,国际金融城反而要少建停车场,来适当地抑制机动交通,把人流逐渐引导到公共公交上来。

主办: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电话:020-83130000 传真:020-83135347 Email:gdjrb@gdjrb.gov.cn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省府大院八号楼7层
联系方法|网站简介|版权声明|安全声明|网站地图
版权:广东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版权所有 粤ICP备06126346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